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34个故事



丁衣衣每个月最期待月中,这时她就可以下山,去镇上采购些物品,再买上三串糖葫芦,师傅、自己还有小师弟,一人一串。

 

小师弟那个小鬼,总是装成大人的模样,每次带回去的糖葫芦,他都学着师傅的样子,拒绝入口。

 

可是丁衣衣知道,过会儿他们两个都得偷偷吃掉。

 

啧,两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她不懂师傅为什么要住在姥姥山顶,山中地势险峻,少有人迹,景色虽美,却很是清寂。

 

丁衣衣还记得,小时候师傅也曾带她在一座镇上住过,那里热热闹闹,遍布人间烟火,丁衣衣很喜欢,可后来师傅竟搬到了山上。

 

山中很是寂寞,加上师傅又是喜静的性子,丁衣衣一天到晚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日子很是难捱,即使后来多了个小师弟,也没什么大的改变。

 

但丁衣衣很敬爱师傅,是师傅救了在破庙里快饿死的她,给她饭吃,收她为徒,还教她武功。

 

师傅长得可漂亮了,就是常年不笑,总是冷冰冰的。丁衣衣有时候故意淘气,想逗师傅开心,只要师傅脸上有了笑,她才会罢休。

 

最近师傅有些神不守舍,丁衣衣很担忧,所以月中下山,她也没在山下逗留,买了东西就直接回去了。

 

师傅见她提前回来,有些惊讶,一愣过后,她示意丁衣衣到她跟前来,将一个布包递给她。

 

我有个好友,一月后的今日就是他的生辰,他叫杜英翔,曾帮过我很多,你替我去祝贺他,就说是静难的赠礼。

 

丁衣衣总算明白了师傅的心事,笑嘻嘻地打趣道:师傅,这个杜英翔是不是你曾经的追求者

 

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的。师傅立马板起脸教训她。

 

丁衣衣对师傅的训斥见怪不怪,依然嬉皮笑脸:师傅你还没说那位杜长辈住哪呢?

 

为师并不知晓他在何方,只知12年前他住西湖附近,功夫很不错,人称擎龙手杜英翔,你去打听打听,应该有人知道此人。

 

好的,丁衣衣点点头,看来时间有些紧张,我明天就出发。丁衣衣转身正要离去。

 

稍等。静难喊住她。

 

丁衣衣回过头:师傅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可曾记得为师一直叮嘱你的事情

 

记得啊,离男子远一点,爱情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嘛

 

静难听后满意地点点头,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师傅常和丁衣衣讲起自己母亲的故事,师傅的母亲是个为爱痴狂的女子,嫁给师傅父亲后,一心一意爱着自己的丈夫。

 

可惜她所托非人。

 

不久之后,丈夫便对女子冷落,并将一个又一个妾室纳回家,看着深爱的丈夫和妾室卿卿我我,女子一颗心渐渐扭曲。

 

她开始伤害自己的女儿,每次伤害过后,又会抱着女儿痛哭,向女儿道歉说,她不过是因为太爱她的父亲罢了。

 

最后,在没日没夜的自我折磨下,女子一把火烧掉了整个府邸,除了她的女儿,一大家人葬身火海。

 

因为母亲的这段经历,师傅常常告诫丁衣衣,爱情太可怕,男人太薄情。

 

丁衣衣可不这么认为,她对爱情很期待,对家庭生活很向往。

 

在被师傅救下之前,丁衣衣也有自己的父亲母亲,虽然当时家境贫寒,但父亲母亲很相爱。

 

可是老天不饶人,饥荒夺去了一切,父亲为了让自己和娘亲吃饱,活生生地饿死,娘亲一个人带着她逃荒,没过多久也饿死了,只留下丁衣衣一个人。

 

她坚持了很久,在迷迷糊糊之中,才终于被师傅救下。

 

虽不认同师傅的想法,但丁衣衣理解师傅。

 

第二日一早,她便收拾好行李,凭着自己的轻功,熟练地用绳索下了山。

 

下山后,她抚了抚衣服上的灰尘,向镇上的茶馆走去。

 

师傅交待过,可从茶馆探听江湖消息,丁衣衣有些迫不及待。

 

来到茶馆,伙计殷勤地招呼:客官你好,请问您是要雅间还是坐大厅

 

我要找人

 

伙计一听,回道:客官要找什么人

 

我找顺风耳

 

听到丁衣衣这么回答,小二的脸色顿时变得恭敬请随我来

 

伙计带着丁衣衣穿过后院,七拐八拐来到一间封闭的房间,屋内布置很简单,只有一张椅子,对面是一道屏风,隐隐看到有人影晃动。

 

丁衣衣刚坐到椅子上,屏风后的人就开腔了:这位侠士,你需要知道些什么消息

 

我想知道十多年前的擎龙手杜英翔目前在何处?

 

哦,这你可问对人了

 

你知道他的消息?丁衣衣迫不及待地问。

 

当然,这个消息至少值50两银子

 

好的,你稍等。丁衣衣连忙去附近的银庄换了些银子回来。

 

她将银子放于桌上,伙计上前清点,清点完毕后对着屏风后的人说:先生,银子齐了

 

顺风耳说了声侠士好生爽快,接着便开始透露消息:那杜英翔现在在江南,是杜家镖局的创始人,最近他在广邀好友参加他的寿宴,你可去杜家镖局找他

 

好的,多谢。丁衣衣得知消息后爽快地离开了。

 

姥姥山附近离江南可不是一般远,丁衣衣在城镇买了一匹好马,紧赶慢赶之下才来到了距离江南不远的一座小镇。


 

 

 

她找了家客栈留宿,长时间的奔波让丁衣衣很是疲惫。

 

刚进客栈,一个瘦小的伙计上来招呼:客官,你是打尖儿还是吃东西呢

 

来一间上房,我要住一晚

 

好嘞,您这边请。伙计殷勤地请她上楼。

 

付过银子后,小儿便将她带上二楼,这家客栈有些年头了,摆设也都有些破旧,客人就那么几个,稀稀拉拉坐在正厅。

 

丁衣衣也是吃过苦的人,并不在意这里的简陋,何况,附近也就这一家客栈。

 

她刚上到二楼,客栈正好进来一名穿藏青色长袍的男子,相貌英俊,身上背着包裹,手持一把剑,看来也是江湖人士。

 

丁衣衣瞟一眼后便随伙计进了房间,却没发现男子也看着她的背影好一会。

 

随意点了几道小菜,用过膳后,天逐渐暗下来。稍稍洗漱,丁衣衣躺到了床榻上。

 

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丁衣衣闻到一股异香,她睁开眼,发现一阵青烟顺着门外一根竹管吹了进来。

 

她感觉有些眩晕,立马封住了穴道。心中暗想:糟糕,这怕是一家黑店,自己着人暗算”?

 

丁衣衣将被子叠成人的形状,然后拿上剑,纵身一跃,跳到房梁之上。

 

刚松了一口气,强行压下的眩晕感又涌上来,害得她差点掉下房梁。

 

丁衣衣将剑插入墙缝,勉强支撑身体,然后坐下调息,却发现体内找不到一丝迷烟的气息。

 

等待片刻,房外似乎没了动静,这时门外传来了打斗声,几个伙计打扮的人从门外摔进来,失去了知觉。

 

丁衣衣下来将门打开,发现今天看到的那个青衣男子,正和几个伙计打扮的人打斗。

 

她将门打开,脚尖一点,也投入了战斗。

 

十余名伙计将他们俩团团围住,表情狰狞、各亮拳脚,兵刃开合之间,哪里还有半分伙计相。

 

打斗之间,那股眩晕感突然出现,丁衣衣手一滑,剑脱手而出,插在了不远处的地上,眼看着几人就要占优势。

 

姑娘接剑。那年轻人一跃而起,手中宝剑当空飞去,半空中剑刃脱鞘而出。

 

丁衣衣接过宝剑,比量了一下说道:好剑。然后手腕一转,剑上白光大盛,铛铛两声,已将伙计手中的剑绞得粉碎,丁衣衣得到兵器如虎添翼,身形顿时腾挪开来。

 

男子有了帮手,也越发神勇。众人久攻不下,心中恼火,忽的,领头之人一声呼啸,飞镖暗器一起向两人射来,丁衣衣猝不及防,只得硬生生凌空跃起,伙计们又是诸般兵器,向丁衣衣刺过去。

 

男子见状向前一跃,挡住了敌人的兵器,一手抓住丁衣衣的衣领,将她落在一旁的剑拔起,趁机向外跃去。

 

这男子轻功也是了得,那几人见久追不上,便打了个呼哨撤离了。

 

多谢仁兄,不知仁兄尊姓大名。丁衣衣感激道。

 

我姓曲名东敛

 

曲大哥幸会幸会。丁依依抱拳,说我叫丁衣衣,这次多亏曲大哥。

 

曲东敛微微一笑,说丁姑娘谦虚了。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眩晕涌来,丁衣衣腿一软,差点坐到地上,幸好曲东敛及时扶住了她。

 

曲东敛见状问她:丁姑娘可是中了迷烟

 

丁衣衣点点头。

 

曲东敛将腰间的一个小葫芦取出,递给丁衣衣,说这迷烟名为一缕醉,用酒方可解。

 

丁衣衣也不怀疑,直接将葫芦拿去一口饮下。片刻后,果然好多了,她大喜谢谢曲兄

 

这么一折腾,两人还没闭眼就已是天明。

 

 

 

曲兄,你要去哪里?丁衣衣问道。

 

两人打算就此别过。

 

我在寻人,打算去江南那一块看看

 

真巧,我也要去,那我们可以同行了。丁衣衣暗喜。

 

经过这一役,两人有些惺惺相惜,没想到正好可以结伴同行。

 

曲大哥,你要找什么人啊

 

寻我养父的旧识,他去世前的遗愿就是找到那个人

 

原来是这样啊。丁衣衣点点头。

 

那你呢

 

我是受师傅之命下山给一位旧识送寿礼

 

曲东敛听到后了然一笑,原来丁姑娘一直住在山上,难怪如此纯善,对人戒心不高,江湖险恶还是要多加小心。

 

两人一路奔波总算到了江南,虽然丁衣衣有些不舍,但还是相互告别各自安好。

 

杜家镖局的名头还是很响的,丁衣衣很轻易地就找到了镖局大门,却没想道自己没有请帖,进不去。

 

丁衣衣无奈之下只好打定主意,看寿宴当天有没有机会蹭进去。

 

师傅也忒不靠谱了。丁衣衣暗自思忖。

 

寿宴当天,丁衣衣守在门外,这里各处戒备森严,实在找不到蹭进去的口子。

 

就在她无计可施之时,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得大喜,快步地走上前去……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