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被骗怀孕的寡妇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25个故事

 


 

民国10年,郑家村正在修缮的祠堂门口,一群光着膀子的帮工们,端着饭碗坐在门前的空地上吃午饭聊天。

 

“来了,她来了,那个女人来了。”

 

突然,一个激动的声音响起,吃饭的人群立刻齐刷刷朝一个方向看去。

 

只见巷子里走过来一个手别木盆的女人,她穿一身灰色布衣,头发用簪子盘起,脸上神色虽然绷着,但依然难掩眉眼间的俏丽。

 

她叫叶春红,刚刚20出头的年纪,两年前嫁给了郑家村的郑东旭,婚后两人恩爱甜蜜,后来郑东旭被征当兵,留下叶春红在家照顾母亲。

 

这一走,郑东旭便音信全无,哪怕是三个月前,郑母因病仙逝,也没有联系上他,这个人仿佛从世上消失了。

 

村里人都说郑旭东打仗死在了外面,可叶春红不相信,她相信郑东旭一定还活着,她一定要等他回来。

 

可少了郑东旭后,叶春红的生活多了不少麻烦,她的美丽在郑家村出了名,以前郑东旭还在村里时,同村的不少男人就对她心存念想,如今郑东旭外出,生死不知,更是让不少没娶媳妇的男人心头发痒。

 

叶春红端着洗衣盆,低着头,小心沿着台阶走到水塘边的洗衣石旁蹲下,拿出木盆里装的衣服,打了水开始洗衣。

 

而那些坐在祠堂门口的工人,则一面吃饭,一面津津有味地打量起她来。

 

“这女人的脸蛋长得就跟那说书人口里的妖精一样,郑旭东肯定是受不了这个妖精的榨取,才跑去当兵打仗的。”一个人坏笑道。

 

“嘿,可能还真是这样,那郑旭东身子瘦瘦弱弱,可命是真好,能娶到叶春红这样的女人睡了两年,没白来这世上一遭,我要是能睡上她一晚,减寿一年我都愿意。”又一个男人望向洗衣服的叶春红眼里冒着Yin光。

 

“你可算了吧,这兵荒马乱的世道,你一个摸泥打土的瓦匠一年阳寿能值几个钱,人家的被窝能让你钻?”一个人不屑地呛道。

 

人群里传出一阵哄笑,这时,一个身穿洋装、戴一副眼镜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冷着脸说道:“你们咋还有心说笑,还不快点吃饭,吃完饭赶紧干活,耽误了工期,可别怪我扣你们工钱。”

 

他这一说,帮工们立刻不再闲聊,忙抓紧时间吃饭。

 

年轻男人见状点点头,转身望向池塘对面洗衣服的叶春红,眼里亮光一点点多了起来。

 

他叫郑行远,是郑家村郑氏一族族长郑泰先的独子,打小被父亲郑泰先送去外面的西式学堂读书,半个月前刚回来,就被郑泰先派来监督祠堂修缮一事。

 

郑行远出门求学时,叶春红还没有嫁到郑家村,因而当他回来,在小村子里一见到叶春红,也当场被惊艳到了,一番打听,清楚了叶春红的情况后,他心里也有些发痒。

 

他这趟要在家呆很久,原以为会很孤寂,若是能搞上叶春红这个女人,就不会再无趣了。

 

这时,对面的叶春红已洗好衣服,抬头望向祠堂门口,刚好和郑行远的目光对上,郑行远当即温和一笑,而叶春红则微微皱起眉头,又低下头收拾衣服。



 

叶春红洗完衣服回到家后,在院子里把衣服晾好,又开始准备明天做豆腐用的豆子。

 

在郑东旭离开的这些日子里,她就靠着卖豆腐度日,虽然日子过得有些清苦,但依然还有盼头。

 

待到忙完,夕阳已挂在山头,叶春红收拾好杂物,正要进屋去准备晚饭,这时院门突然被人敲响。

 

“谁啊?”叶春红大声问。

 

“春红嫂子,是我,郑行远。”门外传来回答。

 

叶春红微微皱眉问道:“天快黑了,你来有啥事?”

 

“嫂子,你先开门,我爹要我来看看你,顺便给你带了些猪肉过来。”郑行远在门外说道。

 

叶春红思虑片刻,还是打开门,把郑行远迎到院子里坐下。

 

“嫂子,这是给你带的猪肉,请你收下。”一坐好,郑行远就把肉摆到桌上,笑着说。

 

“谢谢你的一片心意,不过这肉你还是拿回去,我一个人吃不下这些。”叶春红婉拒道。

 

“嫂子你别客气,这是我爹要我带来的,东旭和我们家是同宗,关系近,理应帮助的。”郑行远说道。

 

叶春红想了想说道:“行,肉我收下,谢谢你走一趟,也还请你回去替我谢谢族长。”

 

郑行远露出笑容,又说道:“这些都是小事,嫂子你还有啥需要都可以和我说,我一定尽力而为。”

 

叶春红说道:“家里一切都好,不需要族长挂心。”

 

郑行远架了架眼镜,看着叶春红俏丽的容颜,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家里都好,那嫂子你自己呢?东旭一直没音信,你一个人辛苦持家,就不想身边有个男人安慰?”

 

叶春红听了,顿时拉下脸色说道:“行远,东旭还没死呢,你是族长的儿子,又是读过书的秀才,咋能讲出这种伤风败俗的话,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叶春红说得决然,郑行远一时怔住,脸色涨红,他这才知道,眼前看似柔弱的女人实则心性坚韧,不是个水性杨花的随便女人。

 

“嫂子,你别误会,我刚才是和你玩笑呢,没啥事,我先走了。”郑行远讪讪一笑,起身离开了院子。

 

走在回家的路上,郑行远又羞又气,把叶春红仔仔细细想了一遍,终于是知道,这个女人很传统,心里一直在坚定地等丈夫郑东旭回来。

 

除非确定郑东旭真的死了,否则这个女人肯定不会松动。

 

这样想着,郑行远只好无奈作罢,他是郑氏一族族长的儿子,面对这种情况他也不敢硬来。

 

接下来的日子,郑行远虽然对叶春红想入非非,可顾虑重重之下,到底没有再去沾惹这个女人。

 

如此过了一个月,一封突然传到村里的电报,重新让郑行远激动起来。

 

电报是军队发的,内容是全县为了国家统一英勇捐躯的人员名单,其中就有郑家村的郑东旭。

 

郑行远反复核对了人员的信息,确定是叶春红丈夫郑东旭无疑,心里对叶春红的yu念一下子烧了起来。



 

 

知道消息的当天傍晚,郑行远就急急忙忙地带着电报去了叶春红家里。

 

来到叶春红家门口,郑行远大声呼喊道:“嫂子,你在家么,我有重要事情告诉你。”

 

“你还来我这里做啥,有啥事你门外说。”叶春红正在做晚饭,听到是郑行远,冷冷回道。

 

门外的郑行远有些不悦,又说道:“是关于东旭的事,东旭有消息了。”

 

叶春红听得激动,忙跑出院子打开门,连声问道:“是啥消息,他现在咋样了,啥时候回来?”

 

郑行远看到叶春红水嫩的脸蛋和脖颈,心里痒痒的,定了定神说道:“春红,你听了要冷静,军队给县里发来电报,东旭他已经为国捐躯了。”

 

叶春红听完一脸的不相信。

 

“咋会这样,你这消息哪里来的,是不是你在骗我?”叶春红神色慌乱地问。

 

郑行远说道:“千真万确,这是县里来的信,你看看。”

 

叶春红拿过信,她认字不多,但还是认出了郑东旭三个字,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郑行远忙趁机安慰道:“嫂子,你节哀,保重身体,东旭没了,可日子还得接着过下去。”

 

叶春红没有说什么,她道了一声谢,便又关上门,回了屋。

 

坐在椅子上,叶春红也没心思再弄饭,噩耗突来,击碎了她所有的盼头,她一心只想着能相夫教子,把家给操持好,可如今,她一下子成了真正的寡妇。

 

第二天,族长郑泰先召集族人,在新修缮好的祠堂门口,宣布了郑东旭为国捐躯的事情,惋惜之余又大肆称赞了一番。

 

然而,族人们关注的,却是叶春红这个女人终于成了寡妇。

 

这一下,许多没娶老婆的男人都动了心思,郑行远更是马上就有了行动。

 

三天后的下午,郑行远又去了叶春红的家里,这一次,他不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嫂子,东旭走了,你要节哀,要想想自己的日子,接下来你有啥打算?”

 

叶春红沉默不语,死了丈夫的女人还能有啥打算。

 

郑行远又提醒道:“嫂子,你还年轻,族里肯定会让你再嫁,这事由不得你,族长会出面处理的。”

 

叶春红微微变色,守寡的年轻妇人由夫家族人物色再嫁,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郑行远又说道:“嫂子,你别担心,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你就跟我吧,我们两先好上,等时机成熟,我就和我爹说,娶你进门。”

 

说着,上前一把握住叶春红的手。

 

“不,不行,不能这样,你快回去,让我静一静。”叶春红猛地一僵,反应过来,迅速抽出手逃开。

 

郑行远见状顿时不悦道:“叶春红,你可别不识抬举,这年头的寡妇还装啥烈女,老子今日就要了你,不能让你便宜了外人。”

 

说着,便朝叶春红猛pu过去。

 

叶春红大叫,郑行远威胁道:“你再叫,让左右邻居都听到了,看你以后怎么做人。”

 

说完,一边吻,一边又哄道:“春红,你总是要再嫁的,咋就不能和我好,我对你可是满腔的爱意,保证以后会对你好的,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叫我爹把你嫁给智障。”

 

叶春红身子轻颤,心里在剧烈挣扎,她一个死了丈夫的柔弱女人,在这世上无依无靠,就算自己不想再嫁,郑氏一族也会给她张罗,她没得选择,现在只能选择相信郑行远,赌上自己的全部。

 

“你可不要骗我。”叶春红不再反抗,认同了这个结果。

 

“不会,绝对不会。”郑行远信誓旦旦,满脸激动的神色,忙把眼前朝思暮想了许久的俏丽妇人抱起,往床上走去。

 

没过多久,房间里便浸润在春qing当中。

 

自从享受过叶春红shen体的美妙滋味后,郑行远食髓知味,后来的日子,一有机会就tou跑到叶春红那里尽情寻乐。

 

有美妇作伴,郑行远志得意满,期间,叶春红几次询问娶嫁的事情,也都被他以时机不到为由拒绝了。

 

如此过了三月,一切都风平浪静,可天有不测风云,事情很快又发生了郑行远始料未及的变化。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