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我们要怎么做才能不上那辆大巴车?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俄国搞总动员,为啥有些人反应冷淡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杜車別:漢字“简化”確實是錯誤的

杜車別 文字研究 2021-10-27
車別:漢字“简化”確實是錯誤的


我本來一直是漢字“简化”(文字改革的三大任務之一)的擁護者,一直諷刺那些主張恢復”繁體字”(“繁體字”是一個錯誤的概念)的人爲什麼不恢復到甲骨文去。但近來觀點卻有所改變,感覺漢字“简化”的推行確實造成很大的不方便,尤其造成對古籍的閱讀障礙。

 


一直看見有些人說習慣漢字“简化”的人閱讀“繁體字”也沒有什麼困難。確實,對閱讀用“繁體字”寫的白話文來說可能如此,通過上下文的意思,組詞方式,就算有些字不認識,也很容易猜出來。

 


但不妨讓說這些話地人去嘗試閱讀一下“繁體字”古文,尤其是那些沒有任何註釋的“繁體字”古籍,看看是否還是如此?許多“繁體字”在古文裡,感覺不查字典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而查下來的結果往往這個字對應的不過是很簡單地漢字“简化”。

 

本來如果中國所有的古籍都已經整理轉換成漢字“简化”版本了,那也無所謂,可偏偏大量文獻,尤其是明朝,明末的資料,都是處於“繁體字”狀態,也不知道當局安的什麼心腸,大約就是存心要讓這些資料只被專業學者閱覽,讓它們湮沒在故紙堆裡。

 

另外一個感覺是中國字的使用量從古代到現代,在趨向於萎縮,這從一定程度上也是推行漢字“简化”與白話文的惡果。字的使用量萎縮導致地結果就是中國人表達意思,表達感情所使用的詞彙越來越枯澀乾癟,越來越單調重複,越來越缺乏表現力,甚至許多情況都找不到最恰當最合理的字與詞來。這造成最大的結果就是中國人智力上極大地退化。

 

看中國無論文科還是理科的大師人物,幾乎大部分都是解放前出產,就算不比寫古文,就比寫白話文的能力好了。新中國成長起來的白話文作家,哪一個是可以和從小接受最嚴格的古文訓練、“繁體字”訓練的魯迅以及紅樓夢作者比肩的?

 

就是自然科學上,新中國自己培養出來的人物也實在乏善可陳,最好地數學家是解放前成長起來的華羅庚、蘇步青、陳建功、陳省身、谷超豪,最好的物理學家是解放前成長起來的錢三強、錢偉長,錢學森,其他自然科學領域,也都一一如此,臺灣一個彈丸之地倒還有拿諾貝爾化學獎,中國呢?說起來,真是可憐丟人!

 

這些除了教育體制本身的因素外,與新中國推行漢字“简化”、白話文造成國民智力普遍退化有很大關係。過去解放前舊中國,受教育的面很小,但湧現傑出人才乃至頂尖人才的比率就非常高,無論文史方面,還是自然科學方面,許多人都當之無愧于大師的稱號。

 

現在的中國呢,受教育的面積百倍甚至千倍於舊中國,不說出人才的比率更高,那至少從人的絕對數量來說應該更高吧。可是培養出來的,有什麼東西,除了庸才,還是庸才!許多人在國內可以稱王稱霸,可拿到國際上一比,算什麼,連屁都不算。

 

這種情況是值得有良知的中國人嚴重反思的。聽說英語文國家的人掌握英語文詞彙量五萬個是最基本的,真正的知識分子要掌握至少十萬個以上的詞彙。

 

可是中國呢?本來漢字就是世界上最簡單最容易學的文字了,掌握一兩千個甚至幾百個漢字,那表達常用意思就基本上沒有太大問題了。

 

可是中國人還在病態地對漢字進行“简化”再“简化”,真是自我閹割啊,這就是文化上的斷根!

 

有時候會發生這樣可笑的情況,閱讀一些千古流傳的文學名篇,比如什麼《子虛賦》、《上林賦》、《七發》之類,甚至一些唐詩,許多字,查普通的字典查不到,要打字更是不可能打出來。

 

發生這樣的情況令人困惑,這是流傳程度最高的文學名篇啊,難道連那裡面的“字”現在都已經被扔進垃圾堆了嗎?那如果是一些生僻的古籍,那裡面現在查不到也打不出來的字豈不是更多麼?

 

我覺得合理地做法,第一還是看來要恢復“繁體字”,要拆除人爲豎立的現在中國文字與古代之間的藩籬。

 

第二要硬性規定,凡是小學畢業生必須熟練掌握一萬個漢字,必須從根本上擴大漢字的信息容量。

 

說句實話,中國現在所謂白話文,實在是醜陋不堪、乏味不堪、鄙狹不堪的。

 

你拿現在那些所謂好的白話文,同中國古文那些名篇對比一下,其表現力感染力相差不啻天壤之別,前者能勉強把意思感情傳遞出來就不錯了,能做到文字流暢清晰就很好了,而後者的效果往往是喑嗚叱吒、萬壑奔濤、風雲變色、天地動容、涵蓋古今、囊括宇宙、悠遠無窮,還有音韻美、節奏美,把現在中國的白話文同中國古文做對比,就如同一個是枯瘦如乾柴的老婦,一個豐豔動人的少女。

 

看來以後還應該規定,小學六年和中學三年,必須強制進行最嚴格的古文教育,一點白話文都不能摻進來,要把基礎打牢,至於白話文,完全可以課外自己閱讀。

 

事實上,寫得好古文,要寫白話文易如反掌,現在寫白話文的作家,哪個能和四大名著的作者相提並論,而那些作者,他們從小受的就是經典的古文教育。

 

中國必須要進行一場文藝復興,而文藝復興核心就是繼承和接續承載文化的“繁體字”。

 

只有文藝復興,中國才是真正的中國。

【相關閱覽】


朱大可:文化复苏当从汉字起步

朱大可:汉字革命和文化断裂

高玉:汉字简化理由及其反思

武和平:走出汉字“繁难”“落后”两大误区


◆“文改派”的错误言论摘录

◆中国拉丁化新文字的原则


袁晓园:在《汉字文化》创刊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袁晓园:“21世纪是汉字汉语发挥威力的时代研讨会”开幕词

袁晓园:汉字文化是所有中国人的共识共契的基础

袁晓园:识繁写简、书同文字、共识互信、促进祖国和平统一

袁晓园:在“汉字是科学、易学、智能型、国际性的优秀文字”学术座谈会上的发言

袁晓园:论汉字的优越性——为苏联《桥》杂志而作

袁曉園:漢字與孔子學術

袁晓园:幼儿识字成果汇报会开幕辞

袁晓园:“识繁写简”以利促进文化交流和祖国统一

袁晓园:倡议重建秦文《泰山刻石》

袁曉園:提倡繁簡字并用


張朋朋:要用“中國文字學”指導“漢字和漢文教學”

张朋朋:文字是记录语言的吗?

张朋朋:文字是以“形”示“意”的视觉符号

張朋朋:论文字的本质

張朋朋:论“识繁写简”的学术价值及其重大意义

張朋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一)

張朋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二)

張朋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三)

張朋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四)

【联合声明】坚决支持韩方明委员的《关于在全国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的提案》

张朋朋:从中国文化传播到西方的方式看汉文教学

張朋朋:如何確保國家的文化安全?

张朋朋:我为什么要反思西方语言学

张朋朋:反思西方“普通语言学”的文字观

张朋朋:反思西方“普通语音学”

张朋朋:反思索绪尔使用“音响形象”的提法

张朋朋:文字是以“形”示“意”的视觉符号

张朋朋:谁最了解“汉文”的教学规律?

張朋朋:反思白话文运动和文字改革运动

張朋朋:“字本位”的内涵

白乐桑:中国的汉语教学西化了

社會科學報:“字本位”與“詞本位”之爭

◆“字本位”教学法首现央视


孙中山:中国文字决不当废

毕可生:让文字回归伟大与光明

安子介:廿一世紀是漢字發揮威力的時代

安子介:我们靠汉字统一中国

安子介:《解开汉字之谜》简缩本 中文版  绪论

安子介:《解开汉字之谜》简缩本 中文版 前言

钱穆:中国文字不代表语言而控制着语(方)言

钱穆:中国民族之文字与文学

钱穆:文化中之语言与文字


高本漢:中国人一旦把这种文字废弃了,就是把中国文化实在的基础降伏于他人了

高本漢:中国文字好像一个美丽可爱的贵妇

高本漢:中国文言和文字的价值

汪德迈:文言字汇的构造

汪德迈:表意文字的创造

汪德迈:中国表意文字与中国文学

汪德迈:从甲骨文到文言文


石井勋:“汉字教育”对幼儿智力的影响

荻信雄:汉字是最高级的文字

张云方:邓xp第一次访日之行

國際先驅導報:西方發現漢字之美

帕默尔:汉字是中国文化的脊梁

林西莉:與漢字及古琴


赵朴初:汉字继承文化、促进中国统一

钱伟长:“书同文”是一份伟大的遗产

周祖谟:汉字的特性和它的作用

劉克雄:承傳中華文化從認識文字開始

彭聃龄:关于幼儿初始阅读的简单报告

袁一丹:心理学家对汉字问题的深入研究

于泽华:思想反映形式模型

李泽厚:汉字并不“是记录语言用的”

周祖庠:繼承光大偉大的中華漢字經典文化

孟華:“漢文化的復興”爲什麼繞不開漢字問題

张祥龙:汉字是中华文化的生命线

葉朗:符號中凝結的思想和歷史

葉培貴:文化的漢字與漢字的文化

馬未都:漢字的魅力

劉軍衛:我欠漢字的

孙政清:致敬《汉字文化》杂志

李大遂:汉字的优点

申小龙:表意字最大的特点

徐春伟:谋杀汉字的脉络过程


◆讓米國知曉什麼是文字自信

◆蒙古国的文字自信

◆保守残缺字能建立文字自信吗?

◆和戴先生谈文字功能及文化传承

◆中yang黨校的文字自信

◆胡乔木回忆毛zd指导文字改革

◆30多位文字学家呼吁叫停《通用规范汉字表》


郝文有:爲重建中國文字學鼓與呼

張衛東:彼得·海斯勒《甲骨文》中的陳夢家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