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妈妈和儿子长期保持性关系?我特么惊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卌年丨张德强:高考结束次日,妻子生下一个胖小子

2018-02-02 张德强 新三届 新三届

      老编的话:2018年是新三届大学生中的77、78级走进校园40周年。他们有怎样的高考故事?他们的校园生活如何度过?本号延续“卌年”“校园”“同窗”等专题,征集新三届学子记录高考历程和大学生涯的文图稿件,共同分享新三届人永志不忘的那一段如歌岁月。


作者简介

作者大学时留影

 

 张德强,杭州大学中文系77级。浙江文艺出版社编审,现已退休。


原题

四十年前的准考证



这是一个偶然的发现。前不久,在整理书柜抽屉时,从一本陈旧的笔记簿中掉下一张小小的纸片,我捡起一看,竟是一张准考证:薄薄的64开粉红色书写纸,正面印着“准考证”和“浙江省1977年高校招生委员会”字样,背面是“考生须知”;翻开来,写有科别、姓名、性别、报名单位和准考证号,盖在照片角上的图章是“绍兴县高等学校招生委员会”。


四十年,整整四十年了,想不到这张准考证还夹在本子里。睹物忆旧,不免令人感慨万千。



准考证


我属于“老三届”。1966年6月,正当我满怀信心准备参加高考时,突然传来消息,说是中央决定暂停高校招生工作,让大家全力以赴投身“文化大革命”。当时,好多同学都欢呼雀跃——不用埋头准备参加考试,可以轻松地玩了。而我却很有些失落感。


我是绍兴第二中学(今稽山中学)高三(1)班的优等生,各科成绩都很突出,考上大学不成问题。我尤其对数学物理颇感兴趣,准备报考清华大学理工科系,另外,绘画也不错,想提前考美院试一试。


这一来可就耽搁了。但转而一想,反正是暂停,过些日子总会有机会的,慢慢地也就释然了。可谁知这一“暂停”,竟停了十年。



绍兴二中毕业证书


随后,我便和当时绝大多数中学生一样,成了一名响应党的号召、奔赴“大有可为”的“广阔天地”里去接受“再教育”的知识青年,到绍兴郊区农村插队,一去就是八年。掘田插秧、挑粪割稻,盛夏抢收抢种、冬天围垦海涂,样样农活都干过,凭我瘦弱的体质,实在难以胜任,每天挣的工分比妇女还低。


后来,公社领导见我文化水平高,能写又能画,就让我发挥特长,当代课教师,组织文艺宣传队,后来又派到公社广播站工作,其间一度借调至县文化馆搞过创作。


那时,我已开始学习写诗,并在县级报刊、《浙江日报》上发表了不少短诗,1972年7月在《解放日报》发表的《水田》影响较大,可以算是我的处女作,引起省内诗界的关注。


下乡期间在公社广播站做编播工作,1974年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已陆续有一些知识青年被推荐上大学,称为“工农兵学员”。尽管我在农村表现不错,却总是轮不到我。有一次都已填了表,乡亲们纷纷传说我被推荐上大学了,结果却没去成——因为“政审”不过关(我大伯是右派),被某个公社干部趁机调包换了人。直到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后,我的大学梦才重新点燃了希望。


记得当初知道这个消息后,我兴奋得一夜睡不着觉,赶紧找出原先的中学课本重温起来(当时没有什么专门的高考复习资料)。熬夜苦读了一两个月,先是参加了公社举办的初试选拔,通过后才发给我这份正式的准考证。


1977年12月15、16日两天,我赶到城里的绍兴一中参加了全省统一高考。比我小七岁、只有小学文化的我的大弟,和我一起参加了那次高考,他的数学基础差,我帮他恶补了几天,勉强应付。


至今我还记得,语文试卷中有一个成语“高屋建瓴”,要求解释加点的“建”字,我答不上来,考完后立即查词典,才知是“倾倒”之意。作文题为《路》,我就结合自己艰苦求学、上山下乡的坎坷经历,并引用鲁迅、马克思有关人生之路的名言,驾轻就熟地写了一篇抒情散文,获得高分。


这张准考证上之所以填的是文科,是因为毕竟我下乡八年,学业早已荒废,只有写作不辍,又喜爱文学,因此报考了杭州大学中文系。当时我已虚岁三十,与同为知识青年的一位上海姑娘结了婚。按有关规定年龄偏大者报考须证明有所特长,于是我还特地致信浙江省作家协会,请他们给我写了一份证明我创作成就的公函,附于报名表中。


高考结束后,我从城里返回乡下。当天晚上,妻子即临产,次日凌晨在乡村卫生院为我生了个儿子,大家都说这是个好兆头——我肯定能考上大学。果然,不久我就收到了杭州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1978年3月8日一大早,我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妻子和母亲,吻了一下襁褓中的婴孩,记得临出门还放了几个炮仗以示庆祝。我用扁担挑着箱子和被包,匆匆赶往火车站,谁知半途扁担折断,幸亏正巧有一辆三轮车路过,赶紧请其帮忙才顺利到站。


绿皮火车徐徐起动,我不禁思绪澎湃,热泪盈眶。我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根本没想到,时隔12年,居然又回到学生时代。12年前,我曾憧憬过大学生活,想象过大学校园,今天终于跨进了高等学府的大门……”


到了杭州一下火车,便见到了前来迎接新生的杭州大学校车,我便很快到达中文系,办完报到手续,由老同学带我来到宿舍。6人一间高低铺,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但对我而言,已是心满意足了。


杭大中文系扬帆诗社部分诗友,1980年


这一年,喜事连连,我大弟被绍兴师专录取;半年后,小弟也考上了绍兴师专。于是,在同一年里(1978年),我们兄弟三个都高高兴兴地离开家门上大学去了,憔悴的母亲倚在门框上满脸堆笑,却忍不住泪眼婆娑:“总算盼到了出头之日。”


大弟后来又考上研究生,也来到杭州,现在是浙江大学人文学院的博士生导师;小弟毕业后当过教师、报社记者、公务员,后来下海经商成了一家民营企业的经理。


荣获杭大奖学金


四十年前恢复高考,彻底改变了我家的命运,一张小小的准考证见证了时代的巨大变迁,成了我珍藏的历史文物。


杭大专页

倪瑞杰: 妈妈捎的土特产被舍友分而食之

温时幸:杭大四年, 对"寒窗"一词体会颇深

应亚平:默默自学机会终于降临

王俐:高考第一天我迟到15分钟


原载微信公号“老杭大”,本号获许可转载



卌年:恢复高考记忆

周维平:我从草原来

侯建中:命运的魔术把车工变为法官

朱志宏:害怕政治运动家人劝阻我考文科

余小波:命运之神没给我再考一次的机会

李平易 :我担心"群众评议"影响高考录取

洪光华:喜欢历史的我为何读了化学系

王荣发:从红旗河到丽娃河

何山:上课不记笔记,考试只得个"良"

陶海粟:邓力群之子邓英淘的学术人生

谢思敏:我就是睡在李克强上铺的兄弟

唐师曾:我在北大的阳光里

高玉民:我们宿舍楼成了电视装配"车间"

张小雪:小学毕业考入大学的天方夜谭

刘大椿:一张老照片带出的珍贵记忆

陶景洲:我的同学李克强

陶海粟:挑战权威的初生牛犊

陶海粟:“屠夫状元” 任保山

李辉:母校复旦,常在心中

周慕冰:我们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典型

马艺华:睡在我下铺的老兄

马艺华:我在大学收获了人生最完美的礼物

刘海峰:两次高考改变我的命运

高考从单一制走向多元化

徐小平:把人生经历设计成人生财富

王维佳:我被录取到没有填报的政治理论专业

陈兴良:我所认识的邱兴隆:其人、其事与其书

刘晓阳:阿阮的被褥床单是全宿舍最整洁的

乔凯华:我们给邓小平写信要求“专升本”

夏春秋:蓦然回首往事并非如烟

杜欣欣:我差点失去信心中途弃考

林侃:求学之路跌宕起伏梦碎梦圆

张建田:团里准备放弃的名额被我争取了

高宽众:我考上了政法界“黄埔一期”

侯建刚: 歌乐山下的"西政78级神话"

周大伟:高考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周大伟:同桌的你,你在天堂还好吗?

雷飞志:猪肉、香烟及那年高考

马申,他多要一张试卷把答案誊抄一遍

刘亚谏:录取通知书错了两字投了三条村

夏玉和:走进心目中的大学我跋涉了八年

赵晓明:我家世世代代没有一个识字的人

张晓岚:那一年我差点没有通过政审关

徐瑞清:蜜月里,新娘送我上大学

孟国治:高考那年,从打入另册到跃过龙门

郑忆石:我看到考场赶出去一个作弊者

詹国枢:高考改变了我们全家的命运

翁大毛:难忘我的高考岁月

复旦数学系77级:在新世界门前

李辉:晒晒我的1977年高考试卷

复旦78级同学黄山巧遇邓小平

舒修:追忆复旦新闻系墙报“前哨”

冯印谱:一个黑五类子女的大学梦

魏达志:艰辛的求学之路

魏景东:一张准考证带来的回忆

袁晞:1978年那个炎热的夏日

明瑞玮: 我被高考撞了一下腰

邓天雄:我的高考一波三折

汪瀰的故事:坎坷求学路

蒋蓉:啼笑皆俱的高考往事

梁志全:那次火车旅行让我茅塞顿开

吴畏:我的高考,1978

王治平:我的大学时代

吴工圣:我和我们宿舍的七条汉子

吴工圣:一路走来  知恩感恩

陈锡文:人民大学78级报到第一人

管士光:回望来时路

李秋零:机会来了就要抓住

北大教授牛军口述当年高考经历

骆小元追忆上大学:生命复苏,心灵飞扬

张河:我的“自助式”高考复习

庞松:我们共同经历的年代

何平:毕业时黄达老师给我题词

追忆逝水年华:

北大经济系77级点滴回忆

北大中文系77级:

数风流人物,还看当年

海闻:从北大荒到北大到北加州

珊伊:我在北大留学生楼的文化冲击

一张北大旧照片,牵出40年前高考记忆

北大1981:一个口号激励一代人

宋家宏:高考,让我此生与书为伴

小学毕业的四哥,

连续三年高考成绩过了重点线

徐小平:生命中那盏明灯

周振华:拼搏三年走进心中圣殿

小学毕业的四哥,

连续三年高考成绩过了重点线

谢迪辉: 其实我们学的都是“屠龙术”

曹放:感恩时代的幸运

于泽俊:我的一个同学被父母逼迫退学了

陈中惠:我推迟半年拿到报到通知书

李杜:一张小饭桌送走四个大学生

陈海林:拿到录取通知书前一天,

我在杜甫草堂见到邓小平

段英贤:保存40年的一张准考证

杨鹏程:跨越13年,我参加过两次高考

周林林:老师押中了那年的高考作文题

赵凡:那年16岁,我跳级参加高考

陈平原:再也写不出比“高考作文”

更有影响的文章了

陈海贤:17岁那个炎热的夏天

张效雄:1977年兄妹三人同赴考场

盖生:1978:入学记忆回放



记录直白的历史

讲述真实的故事

  长摁二维码  

加盟新三届

 

我们不想与你失联

备份永远的新三届

   余轩编辑、工圣审读

征 稿


新三届公号向新三届朋友征集稿件

主题一:新三届人的高考之路

主题二:新三届人的大学时光

主题三:新三届人的文革经历

主题四:新三届人的上山下乡

主题五:新三届人的当兵岁月

主题六:新三届人的爱情故事

主题七:新三届中的菁英人物

主题八 新三届人的职业生涯

主题九:新三届人关注的话题

来稿请附作者简历并数幅老照片。

投稿邮箱:1976365155@qq.com

联系人微信号:james_gz7
联系人电话:13570472704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