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中山瑞丰商情】一个德国的仓颉,用汉字书写全世界的语言

东航马德里是什么梗?东航马德里怎么了?东航马德里6P视频资源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校园丨洪文生:金银岛见证了那一代学子的如歌岁月

2018-01-20 洪文生 新三届 新三届

      老编的话:2018年是新三届大学生中的77、78级走进校园40周年。他们有怎样的高考故事?他们的校园生活如何度过?本号延续“卌年”“校园”“同窗”等专题,征集新三届学子记录高考历程和大学生涯的文图稿件,共同分享新三届人永志不忘的那一段如歌岁月。 


作者简介

洪文生,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机械系焊接专业77级。


原题

挥手金银岛 风雨四十秋



        1978年一开春,我踏上了舟车颠簸的途程,直奔华南理工大学——当时,学校的名字还是华南工学院。穿过石牌,步入华工的大门,经过波光潋滟的西湖,我走到了金银岛的边上。我向那辽阔而贫穷的农村挥手作别,走进77级的求学行列,走向新的人生。


        第一次走进华工的时候,我怀揣着的是珍贵的录取通知书、家庭成分证明、户口粮油关系手续和农民们对我的劳动表现评价材料。在我的行李中,卷夹着几册纸页残缺的旧课本,那是高考前很不容易找到的一点复习资料。    

        映入我眼帘的校园图景非常美:绿树高低起伏地散落于坡丘处处、西湖的侧畔、还有东湖的边上,红墙琉璃瓦的古式屋宇点缀着宽敞明亮的新式教学楼群。优雅的金银岛和湖心亭嵌入西湖水之中,营造出了让人神往的意境。这让前辈的学人禁不住也要为之欣然吟诵起来:“书声清澈花偏静,树影纵横鸟自还。”澎湃的诗情更是喷涌而出:“风云湖海气纵横,小憩湖亭数落英,观罢低声问湖水,几人心事与湖平?”


        我喜欢秀美的华工校园,尤其喜欢那座给人以许多美好怀想的金银岛。然而,令我更为动容、更难以忘怀的是当年在学校里的另一道特别的风景线,那是一道永远都定格在我心底的风景线。


        记得,我们是在离金银岛不远处的湖滨路那里办理入学手续的,那时已经是夜深时分了。在跟着庞大的人群慢慢往前走的时候,我突然回头留意到后面的一位新同学在默背着英语单词。当时,我立刻就感到被震了一下。抓得真紧啊!还没铺开阵地,冲锋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


        在随后的日子里,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幕幕堪称近乎疯狂的用功情景。在那个特别的群体里,每个人都有不同经历和不寻常的故事,年龄大的和小的相差十多岁。但相同的是:除了上课、吃饭和睡觉之外,大家的每一天都是在如饥似渴学习的气氛之中度过的。


        上大一的时候,教高数的陈老师对我们班的同学说过一句话:高考的恢复让我们的国家选出了“十年的精华”。可以说,这句话总结了当时社会普遍的评价和厚望。


        一般而言,无论采取什么样的选拔方式,胜出者常常都必然具备某些潜质。在从华工毕业之后的岁月中,我遇到过不少77级的人。他们中,有很多都属于自强不息、求知若渴、努力捕捉一切学习机会并坚韧不拔的一族。


        有一年,我在长城的脚下遇到一位77级姓张的化工学者。他给我念了一些他写的旧体诗词,我觉得他的诗很洒脱豪放。聊起来得知,老张在上山下乡的时候,手上没什么书可读,只有一册毛主席的诗词集。平时,他就反反复复地翻阅那本册子,同时也开始诗词的写作练习。就那样,他那写诗的习惯一直保持了四十多年。


        后来出差西北、海南各个不同的地方,我又遇到了从医的老袁和从事农学研究的老杜两位也是77级、下过乡的人士。他们都是从小就立志要当科学家的人。在数年知青生活中,他们克服了无数的困难,从未放松过自学。


        往后,我又碰到了更多有同类背景的人。尽管萍水相逢,彼此之间很容易就会有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觉,并很投缘地聊起在当年下乡的生活。


        下乡是苦不堪言的日子,是让很多人看不到出路的日子。不少人期待着能有个人的发展,期待着能上大学。但在公众场合,大家都只谈要在农村扎根一辈子的“理想”。但理智的人深知,脚踏实地做点调整、做点事情,那才有意义。


        于是,爱学习的人们,白天跟大家一起下地劳动,到了晚上,他们就会自己安排着看书。不过,看书一般是不让别人知道的,那是一种冒风险的活动。


        然而,找书读是一件困难的事,当时连报纸也不是经常能看到的,大家只能是找到什么书就看什么,知青们的学习是没有系统性可言的。许多人只要觉得属于是有知识性的东西,就会设法去学、用心地学。虽然,当时的社会上流行着“读书无用论”,但不少人还是认同知识的重要性。


        回想起来,我也是从类似的环境中走出来的。在1973年高中毕业时,我和我的同学听到过当时的一个传闻,说是大学要进行考试招生,但后来却没了下文。但是,那段要考试招生的传闻却给了我动力,使我无论生活多苦干活多累都暗暗地坚持着自习。


        我开始搜寻学习资料并注意到,比我晚一届的74届的课本编得比73届的好。于是,我把74届的全套课本都找来翻阅了。接着,我又找了75届和76届的课本一并扫了一遍。我还找到过一册多年前的课本,只是那本书已经破旧不堪了,既是纸页残缺不完整又是页码不连续的,只能间断地跳着翻看。即便那样,我还是舍不得把那本旧书扔掉。


        终于到了1977年,高考的恢复为渴望读书的人送来了宝贵的机遇。于是,许多像老张、老袁和老杜们那样的有志者、有准备者把积蓄已久的劲头和潜能全都爆发了出来,全情投入迎考。他们最强有力地响应了当年的一句豪言壮语:站出来让祖国挑选!


        然而,前进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就在令新生兴奋不已的入学报到过后不久,学校进行了授课前的教学摸底测试。不少问题暴露出来了,很多新生的基础知识都存在着严重的欠缺。于是,在正式上课之前,授课的老师和同学们共同努力,大家都进行一段时间的基础恶补。


        凭着百里挑一的潜质,加上不辱使命和百折不挠的精神,许多人又拿出了当年下乡躲在蚊帐里、点着煤油灯学习的劲头来追补缺失的基础课程。同学们每天基本上都只有一个安排:听课、看书、做功课和自修。我没看到过我的同学当中有谁对学习抓得不紧的。


        在我的那个班里,有一位来自中原的同学在大一的时候就因为学习过劳、休息不够而累病,只好休学一段时间。后来,班里又有另一位来自粤东的同学也因为勤奋学习而累得病倒过。


        那个时候,我的同学们和我每天早晨都绕着西湖、绕着金银岛跑步锻炼。就在那么一丁点时间里,我看到了很多人手里还抓着一本英语单词小本子。他们是一边跑步,一边见缝插针地背着英语单词的。在下乡的日子里,我曾经被周围的人列为热爱学习者之一。在大学里,我身边的同学为学习废寝忘食的情景,让我自叹弗如。


        置身于那种氛围之中,我感受得更多的是自己一直在被那种奔腾向前的勤学浪潮推动着、跟随着刻苦用功的同学们一同前行的。在金银岛边上的那段寒窗岁月里,所有的人始终都是非常用功的。金银岛见证了,我们和同时代所有的有志者一道用热血青春铸就了那段如歌的岁月。

    

原载《南方都市报》2017年12月28日

版权事务请与编辑联络



卌年:恢复高考记忆


何砚平:一波三折我才走进人民大学

李庆:当兵7个月后我再次考上大学

高宽众:我考进了政法界“黄埔一期”

侯建刚: 歌乐山下的"西政78级神话"

周大伟:高考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周大伟:同桌的你,你在天堂还好吗?

李卫英:酸甜苦辣刻骨铭心的那年高考

马艺华:歌曲串起我们的校园芳华

刘溢:我们班同学相互有过不杀之恩

刘柏荣:三子之父终圆大学之梦

彭乃青:我和我的大儿子同年上学堂

张敬:我至今不清楚为何被第三志愿录取了

王鸣:没填"服从分配"让我错失录取机会

郭进:1977年我的录取通知书被收了回去

卢锡铭:中大嫌我大龄,华师把我"捡"走

陆华:数学考了99分的文科生

李传武:我在零下30多度的寒冬参加高考

方新阳:我曾一次又一次与大学擦肩而过

黄积卓:提神的浓茶难受得我失眠了

于慈江:北大,我姗姗来迟的初恋

马莉:我幸运地搭上了恢复高考的头班车

马莉:解冻时期的校园爱情故事

吉培坤:30岁超龄大学生的两地书

 陆滨芊:从前被教育不称霸如今到处小霸王

田警惕:从兵工厂考来,学成干一辈子老军工

乔远生:百米决赛差点成了“裸跑”

姚克勇:一斤二两芝麻种子送我上大学

梁瑞宗:瘦小个头的我差点被拦在考场外

吉培坤:我与我的学生一起走进考场

商乐维:1979年早春的青春圆舞曲

陈甬军:从检修工成长为一带一路专家

朱永慧:那一年,我和妹妹走进同一所大学

朱正红:新疆文科状元考入华南师范学院

 戴焕锦:厂里阿姨敲醒了我的高考梦

王枬:我填报中文系却被政治系录取了

邹溱:月黑风高寒冬夜,百里单骑赴考场

 李宜华:工友们帮助我高考都是蛮拼的

谢悦:我当年高考作过弊

黄麓:为查全性先生造像背后的故事

"新三届"黄麓兄弟向查全性先生敬赠雕像

120个回望,记录一代浙江学子的转折瞬间

40年前高考作文

广东考生陈平原:大治之年气象新

北京考生阎阳生: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

夏晓虹:那一年峰回路转补录北大中文系

花花:我们当时报北大清华的考生特别多

王惠生:感恩林乎加,扩招上大学

郭建平:物理老师猜中两道40分的大题

张志强:老乡没答对首都北京,居然考中北师大

刘晓陵:想当医生的女护士被物理系录取了

严明人:我被扩招进了北大法律系

黄健:从江南小篾匠到京城大学生的荆棘之路

郑亚楠:那年返城的我,洞房花烛+金榜题名

陶景洲:大学生活是我人生的盛宴

蒋蓉:啼笑皆俱的高考往事

蒋国辉:一个矿工的高考逆袭

周慕冰:我们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典型

郑忆石:我看到考场赶出去一个作弊者

詹国枢:高考改变了我们全家的命运

林侃:求学之路跌宕起伏梦碎梦圆

袁晞:1978年那个炎热的夏日

明瑞玮: 我被高考撞了一下腰

邓天雄:我的高考一波三折

汪瀰的故事:坎坷求学路

梁志全:那次火车旅行让我茅塞顿开

雷飞志:猪肉、香烟及那年高考

罗新伟:屈辱卑微引导我考上大学

张云坡:夹缝里挤出来的参天大树

高玉民:我们自刻钢板油印出几本英语教材

唐师曾:我在北大的阳光里

张小雪:小学毕业生考入大学的天方夜谭

刘大椿:一张老照片带出的珍贵记忆

陶景洲:我的同学李克强

陶海粟:挑战权威的初生牛犊

陶海粟:“屠夫状元” 任保山

李辉:母校复旦,常在心中

马艺华:睡在我下铺的老兄

马艺华:我在大学收获了人生最完美的礼物

刘海峰:两次高考改变我的命运

高考从单一制走向多元化

徐小平:把人生经历设计成人生财富

王维佳:我被录取到没有填报的政治理论专业

倪瑞杰: 妈妈捎的土特产被舍友分而食之

温时幸:杭大四年, 对"寒窗"一词体会颇深

应亚平:默默自学机会终于降临

王俐:高考第一天我迟到15分钟

陈兴良:我所认识的邱兴隆:其人、其事与其书

刘晓阳:阿阮的被褥床单是全宿舍最整洁的

乔凯华:我们给邓小平写信要求“专升本”

夏春秋:蓦然回首往事并非如烟

杜欣欣:我差点失去信心中途弃考

张建田:团里准备放弃的名额被我争取了

马申,他多要一张试卷把答案誊抄一遍

刘亚谏:录取通知书错了两字投了三条村

夏玉和:走进心目中的大学我跋涉了八年

赵晓明:我家世世代代没有一个识字的人

张晓岚:那一年我差点没有通过政审关

徐瑞清:蜜月里,新娘送我上大学

孟国治:高考那年,从打入另册到跃过龙门

翁大毛:难忘我的高考岁月

复旦数学系77级:在新世界门前

李辉:晒晒我的1977年高考试卷

复旦78级同学黄山巧遇邓小平

舒修:追忆复旦新闻系墙报“前哨”

冯印谱:一个黑五类子女的大学梦

魏达志:艰辛的求学之路

魏景东:一张准考证带来的回忆

吴畏:我的高考,1978

王治平:我的大学时代

吴工圣:我和我们宿舍的七条汉子

吴工圣:一路走来  知恩感恩

陈锡文:人民大学78级报到第一人

管士光:回望来时路

李秋零:机会来了就要抓住

北大教授牛军口述当年高考经历

骆小元追忆上大学:生命复苏,心灵飞扬

张河:我的“自助式”高考复习

庞松:我们共同经历的年代

何平:毕业时黄达老师给我题词

追忆逝水年华:

北大经济系77级点滴回忆

北大中文系77级:

数风流人物,还看当年

海闻:从北大荒到北大到北加州

珊伊:我在北大留学生楼的文化冲击

一张北大旧照片,牵出40年前高考记忆

北大1981:一个口号激励一代人

宋家宏:高考,让我此生与书为伴

徐小平:生命中那盏明灯

周振华:拼搏三年走进心中圣殿

小学毕业的四哥,

连续三年高考成绩过了重点线

谢迪辉: 其实我们学的都是“屠龙术”

曹放:感恩时代的幸运

于泽俊:我的一个同学被父母逼迫退学了

陈中惠:我推迟半年拿到报到通知书

李杜:一张小饭桌送走四个大学生

陈海林:拿到录取通知书前一天,

我在杜甫草堂见到邓小平

段英贤:保存40年的一张准考证

杨鹏程:跨越13年,我参加过两次高考

周林林:老师押中了那年的高考作文题

赵凡:那年16岁,我跳级参加高考

陈平原:再也写不出比“高考作文”

更有影响的文章了

陈海贤:17岁那个炎热的夏天

张效雄:1977年兄妹三人同赴考场

盖生:1978:入学记忆回放




记录直白的历史

讲述真实的故事

  长摁二维码  

加盟新三届

 

我们不想与你失联

备份永远的新三届

   余轩编辑、工圣审读


征 稿

新三届公号向新三届朋友征集稿件

主题一:新三届人的高考之路

主题二:新三届人的大学时光

主题三:新三届人的文革经历

主题四:新三届人的上山下乡

主题五:新三届人的当兵岁月

主题六:新三届人的职业生涯

主题七:新三届中的菁英人物

主题八:反右运动60周年祭 

主题九:新三届人关注的话题

来稿请附作者简历并数幅老照片。

投稿邮箱:1976365155@qq.com

联系人微信号:james_gz7
联系人电话:13570472704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